追蹤
為君痴,為卿狂
關於部落格
不太適應新版的天空部落,舊文的格式…就讓它去吧…
  • 404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世間安得雙全法,不負蒼生不負卿.亂談仙劍三


隔了「仙一」好多年才出來的單機遊戲「仙三」,故事描寫太過平淡,似乎想表示些什麼,卻都說了一半硬擠在口中。長卿和紫萱的傾三世之戀、長不大的嬰兒、神樹守護者夕瑤的願望,飛蓬將軍和魔尊重樓的曠世大決鬥等等,故事應該可以更好、更感動人心,卻…平淡而不如世界觀給的憾動。
人物的塑造上,長卿的人妖不兩立,幾近趕盡殺絕的個性讓人搖頭,雪見無理的大小姐脾氣也讓我好想巴下去。

既然原著故事平淡,那演成電視應該會改編的豐富一點吧!!是有啦,但我大部份都被改篇的故事吸引去。雖然知道李逍遙有出現,但在最後兩集看到他現身時,仍忍不住大喊:太屁了吧!(失禮!失禮!)青兒尚年幼,請給我李逍遙出現的理由(我就不相信紫萱能力強大到叫孫女婿穿梭時空)

景天:胡歌飾演。有必要把景天的個性改成進化版逍遙嗎?景天只不過貪財了點、愛殺價了點,是個對古董有一套的酣小子呀!

徐長卿:霍建華飾演。果然不負眾望,擇善固執的個性改了,不是圓滑,而是淡然,至少我喜歡。

紫萱:目前是個毀譽參半的角色,是聖潔還是俗豔,個人看法。唐嫣飾演,帶點范文芳、周海媚和朱茵演黃蓉時的味道,尤其是她在第一世的扮相,靈巧可愛又美的出色(見下圖)。



在她剛出場時,濃妝豔抹尚未習慣,再加上她對長卿又瞋又怒的態度,幾乎要高歌「我是一個容易受傷的女人~」,over的演技在數十集後終於正常了點,最後幾集時妝也淡了點了。
可能是因為年紀的關係吧…,她在少女那一世演的超好,其它就…進步的空間很大。

其餘角色,不是沒意見,就是看破
劇情上,大多被長卿和紫萱吸引,其它的…完全沒感覺。orz
倒是最後在海底城時,龍葵偷偷看她和哥哥在姜國時的情景,才覺得她是個悲劇人物。哥哥有雪見姊姊,而她就算是哥哥的妹妹,卻再也感受不到千年前被哥哥捧在手心的寵愛感,也許千年前跳火鑄劍是多餘,也或許她存在的目的只是再跳一次火裡。千年孤寂,等到的終是一場空。

在拍攝手法上,特別喜歡長卿和紫萱這對。

長卿遇到紫萱後,常在夢中看到自己在一個燈會上,一個載馬面具的紫衫少女站在眼前,他想知道她的樣子,手輕輕的摘下她的面具,少女嫣然一笑,還沒看清她的模樣,她就被一個穿白長袍的人拉走,消失在人群中。
然後,他又看到一名豔妝女子在男人堆飲酒作樂,風情萬種,卻引起他的怒火。他怒沖沖的上前抓住女子問:「妳說!妳的心裡還有誰?」

後來,紫萱為讓長卿躲過大劫,卻讓自己受了重傷,蜀山掌門和長老們決定解開長卿的前世封印,用他前世修行的功力來為紫萱療傷,在過程中,一段段的過去浮現。


第一世:馬面具




隨著師父佈道來到南詔國的顧留芳,在燈會市集被一個站在賣面具攤前,說著女媧和伏羲故事的紫衫少女吸引,看著她靈巧可人的樣子,他的臉上浮著淡淡的笑容,這是他第一次見到紫萱。




 

待故事說完,人群散去,少女想和身邊的同伴開玩笑,偷偷潛入人群裡,卻不小心撞到載著馬面具的年輕人,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顧留芳。

私心最喜歡第一世。顧留芳雖然是三世裡最年輕的一世,卻也是最老成、最穩重的一世。人生一切對他而言皆浮雲,他只是順著自己的腳步,慢慢的、和緩的接近道,就連他扶起撞到自己的紫萱,心緒波動都是緩慢的。(不過那一幕真是美的沒話講呀!!超有fu的。)

待在南詔國的數天,紫萱帶他逛遍南詔,他則教她詩經詩句,直到離別的日子來臨,紫萱大膽向他示愛,他卻遲疑。



 

十九年的歲月,他一直為出家打算,人生的意義只有修行,娶妻沒有在他的未來裡。
面無表情的看著紫萱句句「顧留芳!我喜歡你!我真的很喜歡你!」,向來無波的心湖泛起淡淡的漣漪。

「如果三年以後,妳的心還沒有變的話,我就娶妳。」他們約好,等三年後紫萱長大了,就到南山腳下,他一定會娶她,並拿出馬面具當信物。

回到長安道觀的留芳,偶爾收到紫萱勤練漢字寄來的書信,他並不排斥。
「道法自然,在乎情理,弟子順自然本性,發乎情,止乎禮。」所以他很自然的接受了紫萱,等待著三年後與她相聚。(留芳初識情愛的表情,真的很可愛。^^")

可惜他是上天指定要成仙的人,就算不想成仙,也會有一堆人逼著他斷情斷緣去修仙。所以他那些師長以「幫助他成道」之名,矇騙他少女在苗彊已故,要他死心斷緣一心向道。(霍建華將留芳在聽到紫萱乍死的消息時,被師父逼著受箓那段困惑又心思複雜的表情,演的很好喔!)

即使知道紫萱已死,三年後他仍到南山腳下。已成為道長的他,說是仙風道骨,倒不如說是活死人。紫萱死的時候,他的心也跟著死了,卻看到載著馬面具的紫衫女子(此時的唐嫣有著任潔玲的fu…),始知當日師長們的一場騙局。

「我才不管紫萱姑娘是誰!我只知道,他是能令我哭、令我笑、令我開心、令我難過、令我朝思暮想的姑娘!她是惟一能讓我感覺到我的生命是有意義的人。」
顧留芳此生第一次有了執著,有了想走的路,修仙並不是那麼重要,失去才知道珍惜他不想再嘗第二次。

「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我現在終於懂得這是什麼意思了。」在山崖邊,紫萱對留芳這麼說。
他們這段戀情世人不容,連上天也不允,相愛卻終將被拆散,他們選擇了自己唯一能決定的路,死在一起。


猛然明白自己與眼前的紫衫女子有生死之約的長卿,看到他噙著淚的眼也夠值得了。


第二世:「妳的心裡還有誰?」

紫萱身為女媧後人,繁衍子孫、傳承身份,當人世有難時隨時獻出生命守護是他們的宿命,所以被聖姑拼死救起。紫萱尚未有子嗣,求死不能,情人已逝,了無生意,聖姑只好讓她等待留芳的後世以續前緣(生下孩子…)
這一等,漫漫無期,越等越絕望,只能買醉麻痺自己,終於,一百年過去。

紫萱再遇到他時,他已是道觀的住持林業平(會不會太省錢了?還是那間長安道觀)
為了逼他還俗,紫萱設計與其它男人們飲酒歡樂引起他的嫉妒,卻不知道業平在樹下接住她的那一刻,早將心給了她。

業平不懂她夜夜買醉後的痛苦,只能擋下她喝的酒,感情越是壓抑越是炙熱,他在杯酒交觥的夜裡敲鐘大喊:「紫萱姑娘,我要娶妳為妻!我要向全天下的人宣告:我要娶紫萱姑娘為妻!」

紫萱承擔兩世的情與一百年的絕望,此世好不容易可以共結連理,卻因睡夢中逸出的「留芳」二字,讓業平心生妒意。
一個不明說,一個也不說明,誤會漸大,紫萱終心灰意冷,留書返回苗彊。

適逢南詔叛變,紫萱為守護子民甘願被擒,隨後趕來的業平亦為護她而死。
身為道觀住持卻為她還俗,為她遠赴南彊,林業平是真愛紫萱的,但他無法忍受,紫萱的心裡究竟還有誰?


又過了一百年,紫萱找到了業平的來世,並將他送往蜀山修道,雖曾承諾掌門永不再見他,卻在他二十七歲大劫前忍不住現身。


今世:放下



徐長卿,元神長老口中的「蜀山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奇才」,天資聰穎、骨骼奇異,個性淡然,反正就是上天特定的人偶,只要當個道士,不停的修行,最後一定讓他成仙。-.-""

而他這一世,可精采了!
乖乖牌道士,二十七歲後才真正走出蜀山,不僅識情識愛,還走入黃泉、上達天界,嚐盡人世苦樂,曾經死了又活過來,一生以蒼生為念,卻又為還情債試圖還俗。好不容易終極BOSS打死了,該和紫萱雙宿雙飛時,又被掌門的一句:「愛,就是放手,就是不要介入對方的生命。」給打散了。(老頭!他們是愛侶呀!可以放手讓對方自由飛,但不要介入對方的生命,還叫愛侶嗎??)

執著兩世,她該放手了。
道理他懂,但他捨不下,和她的記憶、感情、經歷,還有那兩世,都是他最寶貴的,他捨不下。

紫萱手裡捧著兩份忘情水,兩人喝下後相視而笑,終於背對背的轉身離去。
未曾得到過,就無法放下,倘若得到過,又該如何放下?
紫萱忍著不哭出來,忘情水剛剛從她的指間流下。長卿的眼佈滿血絲,按穴將忘情水吐出。

還記得看第一世時,心裡真的憂鬱到爆。為什麼留芳非當道士不可?為什麼他們非以死來結束不可?一個資質太優的人卻不能主宰自己的命運,仙緣太好是幸還是不幸呢?

長卿和留芳是相似的,他們的師父都曾為了「成就他的道」而欺瞞一些事,幸運的是長卿的師父們理解有些事非去經歷不可,讓他痛快的去體驗為人夫(有沒有名份應該沒差)、為人父,經歷生離死別,才真正明白萬物皆空,繁華如夢。

但看著紫萱和長卿明明相愛卻又不得不分開,為了怕對方掛念自己,還要騙對方已喝下忘情水,不會再記得對方。
我不懂呀,真的不懂。就因為長卿的天命是以蒼生為念,所以只能修道,不能娶妻嗎?男女情愛不是人生的一部份嗎?有了男女之情就沒法救蒼生了嗎?為什麼呀?
每個人都想成就長卿的道,可有沒有人看到他那雙哭成兔子眼的眼睛呀!
世間安得雙全法,不負蒼生不負卿,真想把這詩詞貼在他的房門口。(倉央嘉措大師,借您的字句來用用)



很喜歡故事快結束時,對見不到彼此的紫萱和長卿一個交代。
蜀山下雪了,幾乎成了銀白世界。已成蜀山掌門的長卿站在無極閣前,看著雪花飄飛。
他沒有忘記當日在安溪的海邊,紫萱曾說她想看雪,而自己允諾要陪她看。在另一邊,白髮蒼蒼的紫萱雙手大張迎接雪花,望著天空。
長卿用法力將雪雲送往他方,紫萱凝視著手中消螎的雪花。
在山崖上的長卿看著山下,紫萱抬頭望,時間彷彿在瞬間凝結。


「只要有情在,哪怕是天涯海角,天各一方,我們倆的心都是永遠連在一起的。」


放下,並不代表遺忘;記得,也不會是牽掛。



留芳、業平和長卿,我的一票投給留芳。

那場燈會中的相遇和教紫萱詩經的片段無疑加了許多分,但留芳是三世裡,一直知道自已要什麼,而且未曾反悔和遲疑的人。
他原本就無慾無望,連笑容都是淡淡的,當紫萱求愛時,他輕易的說出「如果三年後,妳的心還沒有變的話,我就娶妳。」他的態度沒變,自然就像在說平常事,反而是我被嚇到了!
倘若真有變的話,該是他回到長安後初識情愛偶爾露出的笑容,

留芳的特點,就是他一直沒有懷疑過自己的選擇。
世事如此,道親近自己時是,愛靠近自己時亦是,一切是如此自然,就算是還俗也是自然的(當然他的師父抓狂了!)
生死尚未看破,被逼著受箓的留芳,心裡仍念著紫萱,卻在三年後南山腳下見到她(這下換他抓狂了)

就算最後選擇了與紫萱一起共赴黃泉,他的臉上仍帶著不變的笑容,淡淡的,暖暖的。

至於業平,我不得不說…不懂的珍惜,只顧著自己的面子,這就是下場。

長卿,是這三世以來,武功最好,心思卻如純真稚兒一般。
他的再次擁有,只為了放下,對今世的他,考驗的確太大了…。
心疼長卿在吐出忘情水後,明明滿臉的淚,卻無力的狂笑。也懂得下雪天裡,長卿那釋懷的笑。
還有白髮紫萱看著手中的雪,慢慢向上望的神情。
 

在youtube找到滿清晰的影片,剛好是前面說過的我還滿喜歡的片段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