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為君痴,為卿狂
關於部落格
不太適應新版的天空部落,舊文的格式…就讓它去吧…
  • 404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涉江采芙蓉

清澈見底的溪流,坐在河邊的少女正挽起袖子,將洗好的衣衫放進木盆裡。身穿灰白布衣的她,仍掩不住面若芙蓉的嬌顏,她的名字和她的美貌相映,名為「芙君」。

環顧四周,合掌輕呼。雖然沒有涼秋的寒,倒也有些冷。她起身,忽見河中倒影不只一人,突來的驚嚇使她踏空,一雙手即時扶住她。是衛靖,深愛芙蓉的人。臉蛋霎時嫣紅; 她移開他的手,想拿起木盆離開,他卻拉住她。

「妳在躲我?」他皺眉。

「不、不是。你我……該有分寸的。」她無措的回應,刻意抽回自己的手。

「分寸?」兩人自小青梅竹馬,何時這等生份?「都要成了我的媳婦,妳還怕羞?」臉上是戲狹的笑。

「聊些好嗎?咱們許久不曾話過了。」他柔聲說道。自兩個月前到她家提親後,就未曾見面,芙君是有意躲他的。

不待她允諾,衛靖牽起她的手,往上游走去。上遊有一水塘,開滿了芙蓉花,百花爭妍,加上未散霧氣,美的如夢似幻。

「等我。」他扶芙君靠著大石,坐在青綠草坪上。而自己,渡過江水。再回來時,手上多了朵淡紅芙蓉。

「給妳,我的芙蓉。」他意有所指的將花放在她手心,雙眼注視她。芙君輕綻笑顏,為他的溫柔動心。兩人同坐,享受片刻寧靜,但盼此刻兩相依。

就快成了他的媳婦了……。

芙君的小臉浮上兩片紅雲,掩不住的嬌羞與甜蜜。


當水塘的芙蓉花開盡,禾稻也轉黃,中秋過後,她入了衛家門。隔年秋分,生下一子,取名亭。一家五口,連老父老母,雖無萬貫家財,靠著一畝小田,日子倒也過得去。但這些年來,大多人往南方討生活;這窮鄉僻壤,怎比得上南方的富裕繁榮。

「靖兒,你大伯……下個月要到南方做生意,你也跟著去吧!」衛父輕啜一口茶。「近來日子不同以往了。你大了,該去見識見識外邊的世界,學些東西。」

衛靖請了安後,走出房門,卻見芙君。她望了他一眼,未話一言,只默默同他擦身而過。他看著妻漸遠的影子,卻伸不出手留住她;因為,要離開的人,是自己。

瑞雪初至,衛靖離家遠赴南方。年甫兩歲的稚子並無哭鬧,小手僅緊緊揪著父親的衣帶。他抱起了兒子,不捨的親了親。

「孩子……」語中隱含無奈。

「我幫你新做了幾件衣衫,銀子也放在裡邊,你一路上,可得小心些。」芙君將包袱拿給他,抱過衛亭。

「我知道。」他將包袱綁在肩下,又望向芙君。「這期間……爹娘就勞妳盡心服侍了。」芙君輕搖頭,似乎怪他不該說這般見外的話。

「我會常捎信回來,妳……等我。」他深深看她一眼,眼底是無盡眷戀。

「嗯……等你……」她的眼睫輕輕垂下。也許應該再說些什麼,但……衛靖輕摟他們,他的妻和他的子。他不敢看芙君,怕自己不願走。家,是他永遠的牽掛。

大雪紛飛中,只留兩身影佇立門前,和漸漸被掩埋的足印。

芙君走進屋裡,手輕輕往門板方向伸去…。

男兒志在四方,天生該是天地遨遊。是責任,也是使命。

從雪地反射的光映在芙君的臉上,是蒼白……是失落……是不捨……是……

而我是女人,女人的職責是守著家,一昧痴心等待。家,就是全部。

漸闔的門,掩住了些許光……白芙蓉的臉蛋,彷彿被陰影遮去了驕陽……。

家?少了一個人,那還算家嗎?女人,真的只能等待嗎?

她關上了門,連她的心也關了……。


看月圓月缺,日緩又移;春花綻開,秋葉落盡。轉眼三載已過,芙君同往常般,一手拿著木盆,一手牽著兒子,往河邊洗衣去。在清晨初曉中,不知不覺今已盛夏;霧氣氤氳,朵朵芙蓉盛開,如那年一般。只是昔日垂髮姑娘,已成了挽髻少婦。

「娘,爹快回來了嘛?」

「嗯。」前些日子收到他的書信,只言即將返家。

「娘,爹爹會想我嘛?」

「你的爹爹,盼著時時刻刻見你,爹爹怎會不想你?」

衛亭很認真的思考,才咯咯笑著。「爹爹想亭兒,亭兒也想爹。那爹想不想娘呢?娘也想爹呀!」

「這……娘不知道……」芙君怔了怔,才無措的回應。孩子的童言兒語,揪緊了她的心。她怕,外邊的花花世界,良人可曾想到家中的妻兒?

「娘,給妳。」不知何時掙脫手的兒子,賣力的摘了朵紅芙蓉跑回來,加上大大的笑容,喚醒失神的她。

凝視手中的花朵,想起丈夫也曾為她採芙蓉。回憶清晰浮現眼前,三年來不敢釋放的思念好似決堤而出。

她真的好想他,不知他……可好?

 涉江采芙蓉,蘭澤多芳草;
 采之欲遺誰?所思在遠道。

不知不覺中,歌聲洩出喉間;輕聲而悠揚,夾雜難言相思,縈繞大地之間。一陣風忽吹起,掀起寸寸青絲,彷彿和著歌,越吹越遠,將她的思念傳給遠方的他。

淚悄悄落下,落在紅芙蓉的花瓣上,更顯花兒嬌艷欲滴。四周好靜,靜的只聽見芙蓉朵朵輕輕搖曳,涼風徐徐,靜的讓她忽略耳後的腳步聲。

「娘……」衛亭輕扯她衣帶,她低頭看他,只見他指著後方。

「嗯?」她順著兒子的手指望去。

一身的衣衫布滿沙塵,原本疲倦的眉間,似乎見到她,而顯得有生氣,炯炯有神的望著她。

芙君一臉的驚訝,緩緩走向他。右手輕拂上他的臉頰,拂去黃沙,感受熟悉的線條。

「你……回來了?」聲音是顫抖的。

「我回來了。」衛靖的手覆著她的手,溫柔的眼眸只為他的妻而展現,他等著芙君接受她眼前的人。瞥見她臉上的淚痕,心中不忍,他欠她太多了。「這些日子,苦了你。」語氣苦澀。

她搖頭。「不,你…:也苦。」

不能,也不許放肆的淚,終於一傾而出。衛靖對她的諒解,又感動、又心疼,伸手想為她拭去晶瑩的淚,又怕滿是風霜、粗糙的手,會弄疼了妻。芙蓉似的嬌顏多了兩處抹紅,她的小手握住丈夫的手,露出羞怯的歡容。他也笑了。

兩人望著對方,又是笑又是淚,只小亭兒一臉不明白的神情。這之間的辛酸,也只有當他長大,嚐盡悲歡離合,才知道吧! 只願,天下有情人,莫再有分別的時後了!

那一池滿滿芙蓉花,那一片涼溼霧氣,多年前,曾是一對青梅竹馬定情之地;而如今,這兒站著一偉岸男子,和他溫柔婉約的妻,與今年剛滿五齡足的兒子。他們打算明年此時,再加個女娃兒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